从唐朝开始中国就为这个外国人庆生上千年

  一提到圣诞节、大多数国人都会认为这个节日属于西方,且第一反应就是新潮、洋气,感觉与传统搭不上边,乃至有些传统卫教士对其极端的排斥。

  一提到圣诞节、大多国人都会认为这个节日属于西方,且第一反应就是新潮、洋气,感觉与传统搭不上边,乃至有些传统卫教士对其极端的排斥。而对于佛教、农历之类的东西,就觉得很符合中国传统。比如说圣诞节作为我国传统节日这件事。

  要说圣诞节就不得不说一下现在历法,今天实行的公历,是格里高利十三世教皇于1582年推行的,是不折不扣的西方历法。而今天的农历源自于清代的《时宪历》,《时宪历》又源自《崇祯历书》,这两个都是耶稣会传教士制定的。崇祯年间,西方历法与传统历法总共有八次公开较量,最终西方历法以精确取得了八比零的结果,也使得崇祯坚定了采用新历法的决心。见农历也不过是一个拥有大量西方血统的历法,谈不上是中国老祖宗传下来的。

  唐朝时期,景教自波斯传入,被称为大秦景教(大秦既罗马,反正西方来的,以大秦蔽之,恰如俄语中,称中国为契丹Китай一样)。景教,实际上就是基督教聂斯脱里派,也称东方亚述教会。初入中国,宗教术语大多借用佛教。耶稣的门徒,均称法王。马太做明泰法王,路加做卢珈法王,马可叫做摩距辞法王,约翰叫做瑜翰法王,教堂叫作寺,大主教叫王,教士叫作僧,教会叫做僧团,上帝叫作皇父阿罗诃。一时间,全国都出现了十字寺。

  如今很多人不喜欢西方宗教,大约就是嫌其太洋气,没有传统味,这下瞬间接了地气。不过,景教认为基督有人和神的二性二位。这一点和三位一体的正统观念有了正面抵触。所以大秦景教在大秦实际上被定为异端。这些东西都是神学计较的,对于大多数景教徒而言,只要有神拜、有圣诞过就行了。顺便一提:圣诞一词,便是于产生的。

  明代天启年间,陕西出土了一块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,石碑立于唐德宗年间,碑文记录了景教的教义以及在中国获得大唐皇帝扶持的故事。在提到耶稣降生时,碑文说:神天宣庆;室女诞圣於大秦。 碑文还提到:代宗文武皇帝恢张圣运,事无为,每于降诞之辰,锡天香以告成功,颁御馔以光景众。也就是说,唐代宗非常支持景教的发展,每年圣诞节,皇帝都会给大秦寺(景教十字寺)赐香,并赐美食给景教徒。

  这段碑文揭示了一个历史事实:在唐朝,每年的圣诞节,大量中国民众在给耶稣上完香之后,美滋滋地吃一顿 圣诞御馔。这便是唐代的传统圣诞习俗了。

  在唐朝兴盛一时的圣诞节随着唐王朝的灭亡逐渐走了下坡路,不过景教在中国还是有极大的市场。南宋时期,北边蒙古国的贵族中,依旧有不少景教徒,比如蒙古国蒙哥大汗的母亲。于是,对基督徒有着天然亲近的蒙哥大汗,派遣其弟旭烈兀西征,打的旗号就是打倒阿巴斯哈里发,解放圣城耶路撒冷,这便是蒙古第三次西征。旭烈兀本人虽然信奉萨满教,他的王妃脱古思可敦却也是景教徒。

  就在这边蒙古十字军一路高歌迈进,并向罗马教廷不断抛来橄榄枝时,边罗马却置之不理。毕竟景教是钦定了四五百年的异端。 对蒙古景教徒的排斥只是罗马教廷的损失,对于蒙古十字军骑士们并没影响。1258年1月(南宋宝祐六年),蒙古十字军屠了巴格达。当时的西方世界与阿拉伯世界与今天文明水平差不多反,因此也是人类文明的一次浩劫。但东方的基督徒们却迎来了解放。亚美尼亚史官写道:巴格达帝国强盛的时候象吸血鬼一样吞噬了世界,如今总算恶贯满盈,为她造下的罪孽接受清算。1260年1月(南宋景定元年),蒙古军进入大马士革,把清真寺直接改了教堂,在里面欢乐地做起了弥撒。可以想见,在当时的蒙古治下的地区,圣诞节肯定是一个异常重大的节日,在唐朝灭亡后,圣诞节在东方迎来了复兴。

  正当蒙古西征部队摩拳擦掌,准备向着终极目标解放耶路撒冷而进时,遥远的东方传来了消息:蒙哥大汗南征宋国时,不慎在四川被击毙。蒙古第三次西征至此戛然而止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到了明代,景教在中国已经衰微,不过耶稣会(天主教组织,葡萄牙背景,由神父组成,仿效军队编制,组织严密,纪律森严)的传教士纷纷来到了中国,带来了正式的天主教。比如利玛窦、汤若望等等,中国也有了受洗过的天主教徒,比如礼部尚书徐光启(教名paul),郑成功之父郑芝龙(教名nicolas)等等。

  但是,以利玛窦为代表的部分来华耶稣会教士对中国文化的尊重与容(允许信徒祭祖、尊孔,并且主动学习中国文化)引起了多明我会(天主教内另一个组织,西班牙背景)的不满,从而引发了旷日持久的中国礼仪之争。但是相比于山高路远的多明我会(由于其为西班牙背景,当时离中国最近的主教是墨西哥主教帕莱福),大明朝与耶稣会(葡萄牙背景,近在澳门)亲近一些。不过就算这些教派有何礼仪之争,圣诞节总是要过的,当时的中国受洗的天主教徒应该不少,圣诞节自然在中国继续发扬光大。

  到了南明永历帝时期,明朝政府与澳门葡萄牙方面的交流更加密切,一度借助葡萄牙军火以及雇佣部队抵抗清军。到这里,又不得不提的一位传教士,叫做瞿安德(andreas xavier koffler,又译作瞿纱微,汉名郭福来),德国人,受到了永历帝的礼遇,在宫里供奉耶稣,并且给皇室一一施洗入了教。

  王皇太后,取圣名赫烈纳(helena);马皇太后,取圣名玛利亚( maria);永历帝正后王氏,取圣名亚纳(alla);皇子慈恒,取圣名公斯当定 (constantinus);此外,宫中信教者还有王皇太后之母,取圣名犹莉亚(jiula);另一宫监,取圣名亚加大( a-gahta)。尚有殡妃五十人、大员四十人,太监无数。

  除了永历帝本人,皇室大多入了教。既然入了教,那么过圣诞节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,永历帝成为了继唐代宗后又一位带头过圣诞的中国皇帝。

  永历四年(1649),南明皇室委托瞿安德神父的助手卜弥格作为使节,向罗马教廷遣书示好。1652年11月,卜弥格一行经威尼斯到达罗马,1655年底,才通过了教廷的审查,1656年3月,经理了各种波折,带着教皇的复信,卜弥格从里斯本启程赶回中国。可是等他回到东方,却被迫滞留越南。

  此时,瞿安德神父早已被清军斩首、明朝也差不多快没了。1659年,卜弥格郁郁而逝于中越边境。最终,一同跨越半个地球,穿越欧洲,出生入死的大明年轻的随行官员陈安德安葬了卜弥格,毅然返回云南,带着信向永历帝复命,然后就消失在了历史记录之中。三年后,1662年,永历帝被吴三桂勒死,最终也没有等到教皇的救

  随着南明的灭亡,满清在中国建立起了统治。1666年,康熙历狱发生,随着康熙对传教士的冷落和清算,天主教在中国也日渐衰落。中国传统的圣诞节自此中断。

  不过事情并没有随着天主教在中国的衰微而结束。1863年,一个叫梁发的洋泾浜华人牧师,把自己编的叫做《劝世良言》的小册子发给了一个叫洪秀全的人。一个中国特色基督教再次横空出世。

  显然,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的in persona〔化身〕。但是,只有在中国才能有这类魔鬼。这类魔鬼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。

  正月十三太兄升天节:也就是洪秀全他哥耶稣升天的日子,传说中的耶稣受难日。

  二月初二报爷节:纪念洪秀全爸爸耶和华上帝托梦给洪秀全,告诉他是自己二儿子(大儿子是耶稣)。

  七月二十七东王升天节:天京事变剁了杨秀清全家,之后又为之平反,即东王杨秀清忌日。

  既然中国传统的圣诞节从唐朝兴起,至清朝中断,如果这个节日真的传到了今天,那么大概应该也是 吃饺子、上香火、摆瓜果、供耶稣的日子。断然不会有人对其是自古以来的传统节日这一点感到怀疑,也许还能和冬至一起庆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