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夫二妻隐居深山6个孩子共同生活备受争议的复数恋爱

  七年前,嘉克和由香里结婚了,当时他们只是普通的一夫一妻家庭。

  七年,嘉克和由香里结婚了,当时他们只是普通的一夫一妻庭。嘉克是一名书法艺术,有自己工作室,而裕子是他的工作伙伴。

  因为工作接触,婚后的嘉克渐渐发现自己对裕子有了好感并非出轨,裕子甚至不知道嘉克的心意。这股对裕子莫名的喜欢,成了嘉克的困扰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既不想隐瞒伤害妻子,也不想欺骗自己。

  朋友劝他跟妻子实话实说,如果这种好感渐渐没了,事情到为止;要是无法消除心中的好感,就跟由香里坦白自己对别的女人有了感情。

  由香里知道嘉克心意后,自然十分惊讶,但也能理解嘉克对裕子工作上的日久生情。

  上村小姐是一名实施复恋爱16年的女生,最多一次同时有4个伴侣,也是东京复恋爱组织的成员之一。

  大学开始就一直非常烦恼,为什么自己总是同时喜欢好几个人,觉得自己有心理疾病,想要得到治愈。上村小姐说。

  18岁到28岁,上村小姐有过一段10年的婚姻,期间喜欢上过很多人,也出轨过很多次。10年间上村小姐都很痛苦,一边不想向喜欢的人撒谎,一边无法控制自己同时喜欢多个人,希望能改变婚姻绑定的生活方式,于是离了婚加入了复数恋爱。

  上村小姐现在有两名男友,一个交往7年时间,一个交往1年。5年前喜欢上当时的新男友时,她和第一个男友大吵了三个月、两个人一边哭一边寻找解决解决办法,不想伤害感情中的任何一方。

  尽管现在上村小姐有两个男友,但第二个男友不允许第三个人的加入,如果上村小姐再喜欢上第三个人,则表示自己会离开。

  在上村小姐交往第二个男友后,第一个男友也慢慢尝试复数恋爱,但在三四年后他发现自己不适合复数恋爱,后来一直都只有上村小姐一个女友。

  上村小姐表示普通人和复数恋爱实施者其实没有一个明确界限。普通人以发展成为复数恋爱,反之像上村小姐的第二个男友,复数恋爱也以变回一对一恋爱关系,完全取决于个人选择,但无论如何,坦白才是拯救自己的唯一出路。

  因为同时交往多个伴侣,嫉妒也会加深。面对嫉妒,多数人会选择用心理咨询、和伴侣面对面交流,甚至是与自己沟通,明确自己究竟是因为因为什么具体原因产生嫉妒,从而找到控制嫉妒的方法。

  据深海菊绘介绍,复数恋爱的人有自己的一套嫉妒管理方法,有的人选择静心疗法,通过做瑜伽或者冥想让心平静;有的人通过给嫉妒起名字缓解,比如把嫉妒命名为艾丽,每次看到伴侣和别人在一起产生嫉妒的时候,就会对自己说艾丽,不要出来哦;也有选择客观面对嫉妒的,比如在伴侣有了新恋人后和伴侣进行约定,和新伴侣可以做哪些事情、以及每周在一起的时间限制等等。

  是指看到伴侣爱上其他人,自己也会感到很幸福的感情,无论感情方面还是性方面。比如看到伴侣和其他人幸福地约会后自己变得很开心;或看到自己伴侣和别的恋人发生性关系时,得到性兴奋。但不是所有进行复数恋爱的人都能做到这一点,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。

  上村小姐和她的两个男友完全了解互的安排、会共享日历,两个男友也是朋友关系。如果没有上村小姐,两个人也可以快乐地聊天,这是让上村小姐感到幸福的事。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我希望我的恋人们和睦地互助地生活下去。

  有人会将复数恋爱归因于想和很多人发生性关系,深海菊绘表示性行为绝不是复数恋爱的主要目的。

  区别于普通人,复数恋爱的大部分人虽然受嫉妒困恼,但同时认为嫉妒是有用的。

  嫉妒让他们认真思考自己希望和伴侣是什么关系、是否想继续这段复数恋爱、如何处理多人之间的关系。嫉妒反而让他们成长。

  一夫一妻制伴侣会认为伴侣是属于自己的,两个人是所属关系。但复数恋爱不同,因为有多方伴侣的参与,他们则更注重怎样和每个人维持健康的关系。

  实施复数恋爱这么多年,上村小姐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诚实地对伴侣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  因为伴侣变多,伤害和嫉妒也会变多,所以多角恋的人更在意自己内心的感觉,并努力摸索健康的恋爱关系,最终会找到让自己最舒服、对方也舒服的生活方式交往下去。

  尽管深海菊绘不是复数恋爱的实施者,但这么多年对复数恋爱的研究让她更注重人与人之间的交流。

  无论是复数恋爱还是一夫一妻,重视自己与别人的关系都是最大的挑战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